<big id="9up9f"></big>
  • <form id="9up9f"></form>

    <table id="9up9f"><small id="9up9f"><dd id="9up9f"></dd></small></table>
    <form id="9up9f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9up9f"></form>
      轉載 | 華中數控董事長陳吉紅:解決“卡脖子”,推動工業母機產業鏈高質量發展

      發布日期:

      2023-11-03 16:12

      新聞來源:

      華中數控

      字體顯示:

     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      “2018年以來,我們加快了數控系統所需芯片的國產化替代。國產芯片價格更便宜,可靠性也不差。國產芯片從原來的‘備胎’,已經成為我們現在‘標配’”。9月23日,國家智能設計與數控技術創新中心副主任、國家數控系統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、武漢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吉紅,在“2023中國實體經濟發展大會”上表示。

      圖片
      數控機床的核心技術一直被國外封鎖限制。特別是高檔數控機床和高檔數控系統,一直是我國機床產業發展瓶頸。如何解決這一“卡脖子”問題,陳吉紅有三點體會:第一是要對標追趕,匠心苦干;第二是創新超越,鼎新巧干;第三是場景牽引,市場導向。
      陳吉紅認為,東莞的數控機床企業貼近市場需求,充滿活力,有規模優勢。但目前存在產業鏈不夠完整,創新能力還不足的問題。他建議“政府組建產業鏈聯合體,補鏈強鏈,通過招才引智來增強創新能力,并用市場需求牽引,拉動產業發展。”
      “2023中國實體經濟發展大會”以“聚焦科技創新 ?賦能先進制造”為主題,于9月23日舉行。大會由民革中央、廣東省政協主辦,東莞市人民政府、民革廣東省委會承辦,國際投資促進會、民革中央企業家聯誼會協辦,由東莞市工業和信息化局、民革東莞市委會、《財經》雜志、《財經智庫》執行。
      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:
      陳吉紅:今天非常高興參加“2023實體經濟發展大會”,實體經濟的核心是制造業。數控機床是“制器之器”,是制造業最重要的工業母機。
      早在2018年兩院院士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就把工業母機放在了高端芯片的前面。雖然數控機床產業規模不算很大,一年產值規模大約1800億,但是它支撐著中國龐大的工業體系,幾乎遍及所有工業門類。例如,剛才談到的東莞支柱產業——手機制造產業,手機的外殼和玻璃面板,都是靠數控機床加工出來的。所以,工業母機是現代化產業體系的核心樞紐和制高點,國家最近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,支持工業母機產業鏈高質量發展。
      張燕冬:這個跟“卡脖子”有關嗎?
      陳吉紅:高端數控機床是世界工業強國的必爭之地。長期以來,國防工業急需的高速、高精、多軸聯動高檔數控機床和高檔數控系統一直是重要的國際戰略物資,受到西方國家嚴格的出口限制,成為制約我國機床裝備邁向高端化的 “卡脖子”核心技術。
      華中數控在這一領域30年磨一劍,從一個大學課題組,逐步發展成國產高檔數控系統的龍頭企業,成為國產數控系統行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。從“游擊隊”,發展成為現在的國家隊、國家戰略科技力量(國家技術創新中心)。
      要解決數控系統“卡脖子”的問題,我有三條體會:
      第一條就是“對標追趕,匠心苦干”。要縮小與國外的差距,不可能“一蹴而就”,必須匠心苦干。這30年,我們一條一條差距對標,一步一步去追趕,才開發出華中8型高檔數控系統。
      第二條是“創新超越,鼎新巧干”。對標追趕固然重要,創新超越更重要。這些年,我們把網絡化技術與數控技術融合,形成了我們自己的NCUC高速現場總線協議和NC-Link數控機床互聯通信協議,現在都成為了國家標準。特別是我們將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與數控技術融合,開發了世界上首臺嵌入人工智能芯片的華中9型智能化數控系統。
      第三條是“場景牽引,市場導向”。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,不僅僅要攻克核心技術,更重要的是在市場上實現國產化替代,否則只能算是國家“卡脖子”技術的“備胎”而已。例如,我們與東莞的機床企業合作,面向手機制造領域的需求,開發出高速、高精的數控機床,已經推廣應用了三萬多臺套。最近,我們與東莞機床企業合作,在五軸數控機床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。雖然今年機床行業市場行情下滑較大,但華中數控的高檔數控系統臺套數,與去年同比增長了一倍,數控系統的產值規模增長了40%。
      張燕冬:你們產業鏈的上游也有一些芯片,你們芯片的自主可控是怎樣解決的?
      陳吉紅:數控系統實際上是機床的控制“大腦”,它一樣需要用各種各樣的芯片,如CPU、DSP、FPGA等。2009年以來,我們就非常關注產業鏈上游的自主可控。但是那個時候,國產芯片與國外的差距確實比較大:體積又大,集成度又低,功耗還大,價格還很貴,實在沒法用。但是,現在回過頭來看,我們也有問題:我們把上游的一些國產芯片,當時也只是當成作了國外芯片的“備胎”。
      2018年,中美貿易沖突激增,我們開始主動聯系國內芯片企業,開展深度合作,全力幫助國產芯片改進提高,加速進行國產化替代,這一輪我們取得了很好的成效。我們不僅僅把數控系統主要芯片,而且把一些外圍的簡單芯片,100%全部切換成國產芯片。目前,國產芯片的價格,比國外便宜,而且可靠性也不差。國產芯片從原來的“備胎”,已經成為我們現在“標配”。所以,在2021年全球“芯片荒”期間,國產芯片幫我們渡過了難關。
      張燕冬:華中數控在東莞有研究機構,是否能給東莞機床產業發展提一些建議?
      陳吉紅:廣東省數控機床產業的規模,在全國排在第二位,是非常有優勢的產業。特別是東莞市的機床企業,如東莞埃弗米、創世紀、喬峰、寶烽等企業,貼近市場需求,充滿著創新活力,都在從中低端向中高端轉型升級。在東莞大嶺山地區,已經有幾十家機床企業,形成了一個機床產業集聚區。
      但是,東莞的機床產業也存在一些短板,如產業鏈還不夠完整,創新能力還不足。所以我建議:在國家高度重視工業母機的背景下,政府應有組織地推動東莞機床產業轉型升級。一是組建東莞機床產業鏈聯合體,補鏈強鏈。國家已經在大力推動工業母機產業鏈協同創新,華中數控也是鏈主之一,我們非常愿意深度融入到東莞的機床產業鏈中去。二是通過招才引智,增強創新能力,建設數控機床技術創新公共服務平臺。三是東莞有非常大的市場需求,通過場景牽引,拉動東莞數控機床產業的發展。我相信:東莞制造業如果全部都用上了東莞造的制造裝備,未來的東莞制造,會打遍全世界無對手!


      91麻豆精品国产专区